首页 大三国的小人物 下章
第46章 苗泽:自套绳索
 侍郎黄奎骑着马出了府门,一个细长的身影柳条般面摇入了他的视线,是他的小舅子苗泽。

 黄奎说,我奉丞相之命到城外接西凉太守马腾,家中之事,你要多照应。苗泽点头。黄奎打马向城外飞驰而去。

 黄奎果然很晚才回来。黄奎心里十分快意。原来,今天他跟马腾商定,明一早,趁曹出城阅军之时,出其不意,杀死曹,兴复汉室。黄奎一高兴,多喝了两杯。他打着酒嗝,骂骂咧咧进了府门,向后院的卧室走去。到中院,黄奎停下了脚步,稍一犹疑便转向西厢房。西厢房里住着他温柔可人的侍妾香。那时候天色漆黑,没有一丝星月之光。空气中弥漫着夜的清新之气,还有他嘴里呼出的酒气。

 “啪啪”拍门,屋里却无应声。这娘们,睡得够死的,黄奎骂道。

 像平静的水面陡地蹦起一条鱼,屋里有了应声,来啦,来啦——慌乱的穿衣声,趿鞋声,还有其他什么响动。

 “吱呀”门慌慌张张地开了。黄奎侧身进了屋。立时有一股香香热热的奇异气味扑面而来,黄奎的鼻膜翕动了几下,便很响地打了两个嚏。

 黑暗中,香偎上来。黄奎嘟嚷道,怎么不点蜡。香说,天太黑了,找不着蜡。

 香扶黄奎坐定在上,还摸黑给黄奎泡了一杯香茶。黄奎吹了口气,呷了一口,兀自“呵呵”地笑出声来。

 香抚着黄奎的肩问,大人今天有什么高兴的事么?

 黄奎说,有啊。

 香娇声说,大人把高兴的事说给妾听一听,让妾也高兴高兴。

 黄奎摆了摆手,说,嘿,军机大事,说不得。

 香哼了一声:什么狗军机。

 “咕噜”黄奎喝了一口茶,自语道:没想到,各路诸侯征战多年不能解决之事,将在我黄某之手一朝一夕间完成。我黄某当名彪史册矣。

 香说,曹那么大的势力,怎么这么容易灭亡呢?

 黄奎说,你哪里知道,我已与马腾将军商议妥当,待明一早…

 黄奎说着,搂住了香…

 好半天,黄奎整理好衣冠向门外走。到门口,又转过脸来说,明晚,别忘了在这里摆几个菜,庆贺一番。

 黄奎刚走,下面窸窸窣窣一响,爬出来筋瘦如猴的苗泽。

 苗泽想站起身来,却一个趔趄差点栽倒。他扶住边,用瘦手在麻木的腿上捏了捏,又伸了伸胳膊,嘴里幽幽地吐出一句,哎呀,钻别人的底下,这腿就是伸不直,憋屈啊。

 然后,在香的股上狠狠地捏了一把,一歪一斜地出门而去…

 天还没亮,沉睡中的黄奎就被一伙如狼似虎的官兵绳捆索绑带到相府。丞相曹正坐在帅案后面全神贯注地看书。

 黄奎大喊,黄奎无罪!曹放下书,拍了拍手,立时从屏风后闪出一个瘦长的身影是苗泽。

 苗泽说,姐夫,你可记得昨晚在香屋里说的那番话?

 当头一!黄奎眼前一黑,险些栽倒。

 黄奎向后看去。身后抖抖索索地绑着一批人,端庄的夫人苗氏,白发苍苍的父母,几个稚气未的儿女…黄奎的目光最后落在香的身上。

 府外一阵喧哗,老将军马腾等也被押了上来。

 曹吩咐一声,将这些臣贼子押赴市曹,斩首。

 曹微合双目,对苗泽招了招手:我把香给你留下——苗泽扑通跪倒:香有罪,当斩。我与香不过逢场作戏。

 曹的脸上掠过一丝变化,兀自在心里轻叹一声。

 黄昏时分,苗泽站在空落落的黄府大院里,脸上浮现出一丝足的笑:哈,这偌大的家产就是我的啦。有了这些钱,我就可以随意去赌,嫖。香?哼,年轻漂亮的女人多着呢!

 突然就来了一阵旋风,舞乍起了院的沙尘和落叶。苗泽蹲下身去,使劲地着杂入尘灰的眼睛。睁开眼,苗泽发现他的眼前已经失去了颜色,仿佛走进了一片灰灰白白的世界。

 当天晚上,苗泽还是喝了几杯酒,哼着小曲悠然入了梦乡。

 他做了个恶梦,梦见他姐姐、姐夫,还有香都来掐他的脖子。“啊呀”一声,苗泽醒了。苗泽果然就看到有一绳子蛇一样紧紧地勒在他的脖子上。苗泽伸手去挠,可他怎么也挠不到近在眼前的绳子。

 第二天一早,邻居们看到苗泽细长的身躯直直地挂在黄府的门楼上,像一条冻死的蛇。

 有人把苗泽的死报告给曹,曹淡淡地说,是他自己给自己套的绳索。
上章 大三国的小人物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