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三国的小人物 下章
第32章 甄夫人:石枕
  曹丕走进后宫内室的时候,甄夫人正伏案读诗。

 甄夫人自幼喜欢习文读诗,她九岁的时候,就能写诗作画。一个著名的相士,见到甄夫人,大为讶异,说:此女贵不可言呀。

 贵不可言,嘻。甄夫人一想起相士那吃惊的模样就想笑。

 或许,能安心品读诗文,就是她的贵不可言了。

 甄夫人读的是曹植的《铜雀台赋》。甄夫人喜欢曹植的诗。

 还在冀州时,甄夫人的耳朵里就灌了曹植的才名。

 甄夫人本是袁绍的儿媳。袁绍的二儿子叫袁熙,是一介武夫。成天跟兄弟们斗来斗去,根本不关心她。袁熙常常在外面喝酒玩乐,把她一个人冷落在家里。甄夫人感到很孤独。只好读诗作诗以慰藉心灵。

 谁懂她的心事啊。

 曹攻取冀州。袁氏彻底输了,败落了。她本来可以跟着袁熙一块逃往辽西的。可是她留下了,躲了起来。那袁熙扯着嗓子喊了两声,就领人跑了。

 她走出来。她听到外面战马厮鸣。她不知道等待她的将是何种命运。

 结果,曹的大公子曹丕进来了。

 她就嫁给了曹丕。

 她的命运就这样改变了。

 当时是曹丕第一个看到她的。如果那时进来的不是曹丕,而是曹,那会怎样呢?

 后来曹进来说了一句“真乃我之儿妇也”她听出来,那话里有点酸酸的味道。

 其实,她希望第一个进来的是曹植。

 她喜欢曹植的诗。

 第一次领略曹植的风采是在铜雀台盛会上,曹命诸子以铜雀台为题作赋。曹丕等人握笔在手,犹豫再三,久久不能成篇。唯有曹植笔走龙蛇,顷刻间一挥而就,引起曹及文武一片惊叹。

 看着曹植的挥洒自如、风俊朗,甄夫人的脸上也抑制不住敬慕,她忽然问曹丕:我是不是老了?

 曹丕没有听清甄夫人的话,他灰黄的脸上渗着密密的汗珠。

 甄夫人又问了一句:我老了吗?

 这回,曹丕听清了,他嚅动了一下嘴,没有说话。

 后来,她不止一次地问曹丕:我老了吗?曹丕用目光忘情地吻着甄夫人的脸。那是一张漂亮丰润、风姿秀雅的脸。曾将甄夫人阅过无数遍的曹丕仍然惊异于这女人的美丽,他在心底轻呼一声:真仙子也。

 于是,曹丕笑了。曹丕说:你怎么会老了呢?你会永远年轻美丽的。因为,你有石枕呀。说着,曹丕便拥着甄夫人慢慢地躺了下来,甄夫人的头就轻轻地靠在头的一块石枕上。甄夫人就想起那个新婚之夜,曹丕抱着这块石枕放在头,说,这是一块外进贡的宝物,冬天避寒,夏天消暑,可使青春永驻,疲劳消退,益寿延年。

 果然是件宝物。甄夫人虽年长于曹丕,却并不见老,且见年轻貌美。

 可甄夫人却真切地感受到自己在一天天衰老。甄夫人便经常劝曹丕广纳贤女。甄夫人说,我老了,天下的美女很多,你应该多置妾。一则愉悦心情,再则使子嗣兴旺,以求帝业万世长久。

 曹丕的太子中便多了许多美人。曹丕虽然频频宠幸别的美人,可他最喜欢的还是甄夫人。所以,曹丕常常来甄夫人处。

 那天,曹丕又来到甄夫人的住处。他的心情很不好。

 他和三弟曹植的矛盾越来越烈了。为了争夺世子之位,他几乎费尽心机,寝食难安。虽然,父亲已经立他为世子了,可他总感到不安。他知道,自己的才能不如曹植,自己能当上世子,全凭着自己的心计,他不敢想象哪一天父王会识破他。

 果然,让曹丕恐惧的事情发生了:父王突然让曹植领兵出征,去解樊城之围。曹丕想,这是一个信号,父王委重任于曹植,是要重新启用曹植呀。

 曾经有多少次,曹丕心情不畅的时候,一见到甄夫人,所有的烦恼都烟消云散了。

 那天,曹丕站在甄夫人的身后,心像被针刺一样疼痛起来。

 停留片刻,回身想走。忽然他听到甄夫人梦呓地说:我老了吗?

 曹丕又转过身来,细细地看了看甄夫人。他忽然发现甄夫人的眼角漾起了细细的鱼尾纹,脸上也失去了往日的光泽。曹丕说,你真的显老了。

 说着,曹丕消失在门外的黑夜中。

 曹丕离开了甄夫人的屋子,又去了另一个美人郭夫人处。在郭夫人那里,他郁闷的心情得到了排解。郭夫人向他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曹丕抚摸着郭夫人温软的肌肤,忽然想到:要是甄夫人跟郭夫人是一个人多好呀。

 于是,在那个出征前的夜晚,曹丕依郭夫人之计,以饯行为名,将曹植请到府中灌得大醉。当第二天清晨,出征的鼓声一阵阵追魂似地响起,曹丕对甄氏说,去,将这块石枕送去,让他醒醒酒…甄氏领命而去。曹丕发现了甄氏的一首诗,诗名叫《塘上行》:

 蒲生我池中,其叶何离离。傍能行仁义,莫若妾自知。

 众口铄黄金,使君生别离。念君去我时,独愁常苦悲。

 想见君颜色,感结伤心脾。念君常苦悲,夜夜不能寐。

 莫以豪贤故,弃捐素所爱?莫以鱼,弃捐葱与薤?

 莫以麻枲,弃捐菅与蒯?出亦复何苦,入亦复何愁。

 边地多悲风,树木何翛翛!从军致独乐,延年寿千秋。

 曹丕看着这首诗,愣怔半晌,心里很不是滋味。

 甄夫人是在几年后的一个深夜自缢而死的。那时候,曹丕不仅继承了魏王之位,而且在洛登上了帝王的宝座。曹丕有意封甄夫人为后,甄夫人坚持不受。

 也正是那个深夜,被一贬再贬的才子曹植,在一个叫鄄城的地方,伏在如豆的灯光下,给他的哥哥曹丕写表。在表中,他陈述了自己的罪责、颂扬了曹丕的功绩,希望自己能得到曹丕的重用。

 当几个月后,曹植在洛的金殿上将表章跪呈给曹丕时,他的心态是惶恐而虔诚的。曹丕放下表章,走下来认真地看了看曹植,最终叹了一口气:你小我五岁,却比我更显得老,你太累了,也该好好休息啦。朕送你一只石枕,愿你做个好梦。

 黄昏。洛至鄄城的官道上,慢慢地行进了一匹白马,马上弓身坐着昏昏睡的曹植。

 他太疲倦了,以至怀里的石枕滚落在地,都没有发觉。

 就在当夜,曹植夜宿洛水舟中,想到遗落的石枕,心中沉闷压抑。恍恍惚惚中,看见一个女人在水中走来,将石枕还于他。女人说,我本有心相托。曹植赶忙起身去,不料脚下一滑,跌了一跤。原来是一个梦!

 可是,那石枕分明就在自己怀中。

 曹植想念梦中的女子,那正是甄氏啊。

 一时心情难抑,借微弱之光,写就《洛神赋》。

 曹植《洛神赋》黄初三年(公元222年),余朝京师,还济洛川。古人有言:“斯水之神,名曰宓妃。”感宋玉对楚王神女之事,遂作斯赋。其词曰:

 余从京域,言归东藩,背伊阙,越轘辕,经通谷,陵景山。

 既西倾,车殆马烦。尔乃税驾乎蘅皋,秣驷乎芝田,容与乎林,眄乎洛川。于是移神骇,忽焉思散。俯则未察,仰以殊观。睹一丽人,于岩之畔。乃援御者而告之曰:“尔有觌于彼者乎?彼何人斯?若此之也!”御者对曰:“臣闻河洛之神,名曰宓妃,然则君王所见,无乃是乎?其状若何,臣愿闻之。”

 余告之曰:“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松。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秾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瑰姿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奇服旷世,骨象应图。披罗衣之璀粲兮,珥瑶碧之华琚。戴金翠之首饰,缀明珠以耀躯。践远游之文履,曳雾绡之轻裾。微幽兰之芳蔼兮,步踟蹰于山隅。于是忽焉纵体,以遨以嬉。左倚采旄,右荫桂旗。攘皓腕于神浒兮,采湍濑之玄芝。

 余情悦其淑美兮,心振而不怡。无良媒以接兮,托微波而通辞。愿诚素之先达兮,解玉佩以要之。嗟佳人之信修兮,羌习礼而明诗,抗琼珶以和予兮,指潜渊而为期。执眷眷之款实兮,惧斯灵之我欺,感甫之弃言兮,怅犹豫而狐疑。收和颜而静志兮,申礼防以自持。

 于是洛灵感焉,徙倚彷徨。神光离合,乍。竦轻躯以鹤立,若将飞而未翔。践椒涂之郁烈,步蘅薄而芳。超长以永慕兮,声哀厉而弥长。尔乃众灵杂遝,命俦啸侣。或戏清,或翔神渚。或采明珠,或拾翠羽。从南湘之二妃,携汉滨之游女。叹匏瓜之无匹兮,咏牵牛之独处。扬轻袿之猗靡兮,翳修袖以延伫。体迅飞凫,飘忽若神,凌波微步,罗袜生尘。动无常则,若危若安。进止难期,若往若还。转眄,光润玉颜。含辞未吐,气若幽兰。华容婀娜,令我忘餐。

 于是屏翳收风,川后静波。冯夷鸣鼓,女娲清歌。腾文鱼以警乘,鸣玉鸾以偕逝。六龙俨其齐首,载云车之容裔。鲸鲵踊而夹毂,水禽翔而为卫。于是越北沚,过南冈,纡素领,回清,动朱以徐言,陈交接之大纲。恨人神之道殊兮,怨盛年之莫当,抗罗袂以掩涕兮,泪襟之。悼良会之永绝兮,哀一逝而异乡。无微情以效爱兮,献江南之明珰。虽潜处于太,长寄心于君王。忽不悟其所舍,怅神宵而蔽光。

 于是背下陵高,足往神留,遗情想像,顾望怀愁。冀灵体之复形,御轻舟而上溯。浮长川而忘反,思绵绵而增慕,夜耿耿而不寐,沾繁霜而至曙。命仆夫而就驾,吾将归乎东路。揽马非辔以抗策,怅盘桓而不能去。”

 甄妃小传甄洛,又名甄宓(fú),是东汉王朝宰相(太保)甄邯的后裔,上蔡令甄逸的女儿,是中国历史上极贤的美女之一,懂诗文,貌丽。原是袁绍次子袁熙的子,后袁绍为曹所灭,被曹丕娶为。生魏明帝曹叡和女儿东乡公主。因幽怨作诗而被曹丕赐死,尸首被“被发覆面,以糠口”后其子魏明帝即位,追谥其为“文昭皇后”相传曾创设“灵蛇髻”对古代妇女发式颇有研究。世称甄夫人或甄妃。

 第四卷 落叶飘零
上章 大三国的小人物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