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三国的小人物 下章
第29章 丁夫人:玉佩
 月光如水沐浴着大山下的这座村庄。村庄静谧安详,像睡中的婴儿。

 “嗒嗒——”从山道上传来一阵轻脆的马蹄声,由远及近。

 在村外的一棵大槐树下,曹跳下马来。一个军校赶紧从他手中接过缰绳,绕在大槐树上。曹抬起头静静地看着村庄,月光如梦般地洒在他的脸上,那张白净的脸多了几分温和。

 美丽孤傲的丁夫人在如雾的村庄中走进曹的脑海——那一年,年轻的曹指挥兵士在山上与敌军战,那是一场恶战。曹不幸身中敌军的暗箭,受惊的战马驮着曹向山下飞奔,终于在一处宅院前停下。宅院的主人听到马的哀嘶之声,遂打开院门将曹扶下马来。曹刚进院门,就觉得膝下一软,昏过去。

 当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上,身边坐着一位老者和一个十六七岁的姑娘。

 老者是庄院的主人丁公,女子是他的女儿,后来的丁夫人。

 丁公听说受伤的将军就是曹,他对曹说,小女非常仰慕将军的大名,老夫愿将小女许配将军为,不知将军意下如何?

 曹当然很欣喜地拜谢老庄主。

 那次曹在丁家休息了三天。三天后,曹感到伤口不疼了,便要重返战场。

 临走的时候,丁公提醒曹,希望他能留下一件信物。曹解下了身上的玉佩,给了丁小姐。曹不能忘记丁小姐接过玉佩时的羞涩目光,丁小姐也从曹的目光中读到了依依不舍。而丁公则在那一刻借故走开了。

 曹还想说什么,丁小姐却从曹手里接过马鞭,对着白马扬手一鞭,白马驮着失魂的曹疾驰而去——曹从回忆中醒来。他对两个士兵说,你们在这里等我。说着,曹迈步沿着村道向里走。村道上漾着秋风,漾着清新的植物气息。

 村子中间,有一座宅院。曹的手在空中迟疑片刻,便很果断地落在院门上。

 谁呀?屋里有人嘟哝一声,好半天,门才打开一条隙里转动着一双狐疑的双眼。

 我是曹。曹低着声音说。

 门慌慌张张地开了,出一张苍老的脸来:大王,恕小人眼拙。

 夫人休息了吗?曹问。

 正在后院纺纱,大王少息片刻,待小人前去禀报。

 曹摆了摆手,示意老人停下,自己便信步向里边走。

 内屋的门没有关,一缕缕竹帘隔开了内外两个世界。竹帘里一个熟悉的瘦削身影,手里不急不缓地摆动着梭子。微风吹过,竹帘轻晃,仿佛水波掠过,曹的心里也有水波泛起。

 原来,曹离开了丁氏山庄不久,在征讨黄巾军中屡立战功,被朝廷封为典军校尉。曹当即到丁氏山庄接来丁夫人。丁夫人的聪慧美丽、温柔贤淑伴随着曹度过了一生中最美好最难忘的时光。让曹无比遗憾的是,婚后数年,丁夫人都没有生育。贤慧的丁夫人便将曹与前一位夫人的孩子曹昂当做亲生儿子。曹说,丁夫人和儿子曹昂是他一生中的最爱。丁夫人也说,她一生最牵挂的是曹昂和曹

 曹兵征张绣,带上了他的爱子曹昂。在宛城,曹耐不住军旅的寂寞,占有了一个叫邹氏的女人。这是一个错误,这个错误让曹悔恨一生。为了这个女人,曹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他不仅丢掉了许多将士的性命,长子曹昂也死于军之中。更让他痛苦的是,丁夫人由此离开了他,回了娘家。

 丁夫人说,我可以原谅你拥有许多女人,但我不能原谅你因此让我失去我的爱子昂儿。

 多年中,曹不止一次地派人去接丁夫人,可伤透了心的丁夫人没有回来。

 今天,曹亲自来接丁夫人。现在的曹已经不是当年负伤的偏将,而是权势显赫的魏王了。

 他刚刚取得了一场战役的胜利,班师途中,他想把丁夫人接回去。

 大王,喝杯水吧。老人家苍老的声音把曹从遥远的记忆中拉回了现实。他摆了摆手,走进了帘中。

 夫人,跟我回去吧,曹温和地说。

 回答他的是嗡嗡的织布声。

 原谅我吧,夫人,我会用我的爱来弥补我当初的过失,请你给我一次机会吧。曹又说。

 回答他的仍是织布的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曹走到院中,面对天空清清朗朗之月,叹道:明月可知我心乎!

 天快亮的时候,曹离开了山庄,为他送行的只有空中那轮清朗的月亮。

 几年后,曹病逝。临终前,曹将姬妾们招到前,用手一遍遍抚摸着她们的脸,最后,他的手停留在空中,口中叫着丁夫人的名字。

 哎,我曹一生征服过多少人,却征服不了一个女人的心;我受到多少人的误解和仇视都不在乎,唯有这个女人的误解和仇视使我痛苦不堪。

 不久,丁夫人也病逝了。

 丁夫人的手里紧握着曹当初留给她的玉佩。

 当初,丁夫人离开了曹府,什么也不愿带走,却只带走了这枚玉佩。
上章 大三国的小人物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