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三国的小人物 下章
第23章 邹氏:害过多少男人
 邹氏是大家闺秀,不仅美貌如花,且精通音律,可谓才貌双绝。

 那,她的家里闯进一群兵,为首的是张济——董卓帐下四虎之一。紧随其后的,是他的侄儿张绣。

 邹氏正在弹琴,太投入了,以至于张济等人闯进来,她还浑然不觉。张济示意军兵止步,待一曲终了,张济才假模假样地咳嗽一声。邹氏回头,还未来得及回过神来,已经被张济轻轻抱起,缓步出门。

 事后,张济也觉得奇怪,这女子在他的怀里,像一只猫,很温顺,一点声响都没有。是不是吓坏了呢?张济低头,自己差点吓出声来:女子正睁大眼睛,盯着他看呢。

 看着叔父抱着美女下了楼,张绣吩咐士兵,你们将琴带走。

 小心,别磕着碰着。有一点差错,砍掉你们的脑袋。

 将邹氏抱下楼的张济,并没有想到纳为己有。他先想起他的侄儿张绣来:我兄长临终前将此子托付于我,如今已长大成人,尚未婚配。不如将此女许配与他,也算了却一桩心愿。

 到了楼下,张济变了主意:绣儿还年轻,机会多着呢。不如将她送给董公吧。董公肯定会满意的。张济甚至看到了董公对他挑大拇指,称赞道,事办得不错,重赏。

 邹氏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在他的怀中动了动,说,我美吗?

 张济说,美。

 邹氏说,你不喜欢我吗?

 张济说,喜欢。

 邹氏说,那又何必将我送与他人呢?

 我没说把你送给别人呀!

 可你刚才心里确实是这么想的。

 我已经收回自己的想法了,好吗?

 邹氏不言。

 就这样吧。董公身边美女如云,听说最近又黏上一个貂蝉,每天上朝都是很浓的黑眼圈。夜生活过度,累呀。为了领导的身体着想,我也该吃点苦,收了这女子。再说,我征战半生,也该有个女子相伴了。

 正好一个术士面走来。这人看到张济怀里的邹氏,停住脚步。他没有对张济说什么,而是对张济身后的张绣说,将军呀,刚才那女子有败家之相,不可不防呀。

 张绣拱手,多谢先生提醒。

 张绣抢步上前,跑到张济的跟前,轻声说,叔叔,刚才那位先生说她有败家之相,不可不防呀。

 张济一愣,旋即笑了。他轻轻地说一句“腐儒之见”抱着邹氏,上马而去。

 当天晚上,张济不顾张绣的再三劝阻,和邹氏成了亲。

 就在张济带回邹氏的一个月后,朝中出了大事。王允巧使连环计,吕布倒戟刺了董卓。张济等四位董卓旧部上书请求朝廷赦免。朝廷拒绝了他们。朝廷说,助董卓作恶的,就是你们四人,别人皆可赦免,唯你们四人不可。

 张济等人别无退路,只好接着造反。不久,张济在攻打穰城的战斗中中箭身亡。史书记载:张济引兵入荆州界,攻穰城,为矢所中死。

 张绣接任了张济的职务,率军占据了宛城。张绣将他的婶娘邹氏安排在一处大院内。并把她的琴送过来。邹氏每天抚琴度

 那年春天,曹率兵攻打宛城。张绣听从贾诩的劝告,投降了曹。曹进城,被安排在驿馆里。这驿馆就在邹氏住处的隔壁。

 当天夜里,曹在张绣的府上大醉而归。恍惚中,有琴声萦绕耳际。

 连续三天,都是如此。

 于是,这天夜里,听到琴声的曹上坐起,叫来他的侄儿曹安民,说出了一句著名的话:此城中有女否?

 曹安民说,我们驿馆旁边就有一位绝美女,但不是女,而是张济的遗孀、张绣的婶婶,叫邹氏。

 曹问,莫非就是这奏琴之人?

 正是。

 立即与我取来。还有她的琴。

 很快,邹氏被领来了。曹看着邹氏,又说出一句著名的话:我为夫人故,特纳张绣之降,不然灭族矣。

 这是三国年代最虚伪的一句人情话。这话,也只有曹说得出口。

 邹氏说,多谢丞相。

 别客气,今晚就别走了。过几天,跟我一起回许都,过好日子吧。

 当天夜里,邹氏就留宿驿馆。

 三后,曹对邹氏说,这城中人多眼杂,不如到我城外军营中,让你看看我的军威,邹氏答应了。

 于是,曹又将邹氏带到城外的军营中。他令大将典韦在外营驻守,自己与邹氏在内营享乐。

 张绣很快知道了消息。他对谋士贾诩说,果然如我们当初设想的那样,现在可以动手了吧。张绣遂在贾诩的策划下,攻进了曹的大营。

 那时,曹正沉湎于邹氏的美妙琴声中。帐外的一切异常,他丝毫不觉。这时,曹安民牵过一匹马来,说,张绣反啦,已攻到营外。曹大惊,推开邹氏,翻身上马,飞驰而去。

 这一仗,曹虽然侥幸逃脱,但损失惨重,儿子曹昂、侄儿曹安民,还有大将典韦都死于军之中,自己也差点被张绣死。

 张绣得胜回城。有凄怆的乐曲之声从烟雾缭绕的战场上传来,忽高忽低,如梦如幻。他看到他的婶娘邹氏正在遍野的尸首中寂寞地演奏。

 张绣沉默良久。在马上悄然取下弓来,一箭去,琴声戛然而止。

 张绣收弓,恨恨地说,这女人害了多少男人呀!

 将军错了,是男人害了她,贾诩说。

 张绣兀自在心里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上章 大三国的小人物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