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三国的小人物 下章
第19章 淳于琼:要酒不要命
 淳于琼,字仲简,豫州颍川人。

 淳于琼的父亲是个酒徒。每天都要把自己喝醉,不醉不休。

 老头经常对别人说,酒好啊,心里有千般事,喝了酒,就他妈全不管了,酒让人快乐得跟神仙似的。

 他家人爱喝酒其实是有渊源的。淳于琼的爷爷也是个酒徒,天天不离酒。家里其他物件可以没有,不能没有酒。淳于琼的父亲受了传染,小时候就爱喝酒,家里来了客人,还能上来抵挡一阵。客人都说,这娃儿好酒量!淳于琼的父亲受了鼓励,越发能喝。常常客人没走,自己就倒下了。淳于琼的爷爷不仅不责备,反觉很有面子。客人表面上都赞不绝口,回过头来却暗笑,这个家不是家,是酒缸了。

 到了淳于琼这辈,却都不爱喝酒。淳于琼兄弟五人,其他四人都有点痴呆(可能跟他们的父亲纵酒无度,把身体喝虚了有关系),唯有淳于琼生得一表人材,英姿伟岸。淳于琼又不喝酒。

 倒不是不喝,而是不能喝,沾着酒脸就红。有一次,家里来客人,父亲知道淳于琼不能喝,就命他过来斟酒。一场酒斟下来,淳于琼倒了,被酒气熏倒了。你瞧这没出息呀。淳于琼的父亲叹息不止:这孩子算完了,白生一副好皮囊,男人不吃酒,白在世上走啊!

 淳于琼不吃酒,但很吃书,很吃。从小就喜欢读书,文读四书五经,武读兵书战策,并且爱习武艺。到了十八岁,已经是文武全才。当时有“预言家”见了他,挑起大拇指,说,此子非寻常人也,后定能创造奇迹。大将军何进见了他,十分喜爱,推荐他为西园右校尉。当时朝廷设置西园校尉共八名,曹、袁绍也在其中。

 在几位校尉中,曹、袁绍、淳于琼三人关系最铁。人称“三剑客”男人关系铁的表现之一,就是经常在一起喝酒。喝得越实,关系就越铁。曹与袁绍都酒量惊人。尤其是袁绍,有时能喝一宿,第二天照常上班。曹能喝,却不太喝,喝到三成,就不喝了。而且,曹爱玩鬼。自己的酒不是洒了,就是换成水,掺上假。所以,他也不会醉。唯独淳于琼,杯酒不沾的人,往往在其中很尴尬。那时的淳于琼,对酒的感度比以前高了许多,倒不会能闻醉。可是别人喝,自己不喝也说不过去啊。

 曹倒是善解人意,说,琼弟不能喝就算了吧,多吃菜,大家在一起聚聚,聊聊天,倒不定要喝多少酒。

 袁绍也表现得很宽容,说,不喝就不喝吧。

 袁绍不仅爱喝酒,还爱谈酒文化。袁绍说,这酒怎么来的呢?杜康造酒啊。杜康是谁?舜的儿子。舜时,天下太平昌盛,百姓安居乐业,粮食充足,但是无一种好喝的饮料。杜康就研究发明了酒。最早的酒里,有三滴血。一滴为文人之血,一滴为武士之血,一滴为痴人之血。文人之血能使人博学,武士之血使人勇猛,痴人之血使人真诚。一个男人不喝酒,将无才无力无德。

 说着,他把眼睛盯向淳于琼。他并不淳于琼喝酒,而是以商量的口吻说,兄弟,我看你也喝一点吧,不然就成了无才无力无德之人啦。

 淳于琼自己都有点说不过去了。别人喝得热火朝天,自己杯都不端,不太好。就说,那就喝一杯吧。

 淳于琼喝了一杯。脸红得跟红布一样。胃子里也翻江倒海得厉害。跑到外面,哇哇大吐一通。回来说,再也不喝酒了,难受死了!

 大伙儿说,好吧。

 等到了下一次,又喝酒。袁绍说,兄弟,喝一杯吧。上次能喝一杯,这次也能喝呀。淳于琼无奈,就喝了一杯。

 袁绍说,我看你还是有潜力,还有空间,再喝一杯也没事。

 又给淳于琼倒了一杯。淳于琼本不想喝,但是想到跟袁绍的情,更重要的是袁家的势力。袁家四世三公,门吏布于天下,势力了得!得罪谁也不能得罪袁绍啊。就又喝了一杯。喝完了,就倒了。袁绍等人哈哈大笑。

 再到了下一次,淳于琼被灌了三杯。当年每喝必醉。积月累,淳于琼的酒量上升,居然能喝到五杯。而且,淳于琼居然好上酒了。每顿都要有酒,一顿没酒,就缺点什么。

 袁绍说,老弟,你得怎么感谢我呀,如果不是我当初劝你喝点,你的酒量也不会长得这么快。酒是好东西吧?

 淳于琼说,是呢,我这辈子怕是离不开酒了。酒即我命,我命即酒也!

 袁绍说,这才像个男人嘛!如果一个男人,不喝酒,那还活个什么劲呢?

 大伙儿都顺着袁绍的话说,是啊。

 只有曹摇头。曹说,其实,酒喝得适可而止,喝多了会伤身,会误事。

 袁绍取笑说,孟德,怎么像个女人一样,烦烦叨叨的。你不喝就不喝,别扫了大伙儿的兴。

 淳于琼说,没说的,喝酒。自己先喝了一杯。

 袁绍说,你看,淳于老弟本来见酒就哆嗦的,现在要酒喝,这不是酒的魅力吗?

 大伙儿跟着起哄:是啊,是啊!

 曹遂不多言。

 后来,董卓进京。袁绍回了渤海,带走了淳于琼。袁绍说,淳于琼为人气,我们是“酒”考验的朋友。

 公元195年,汉献帝东归抵达河东,许攸、沮授等人建议天子,定都邺,挟天子以讨不从。当时,袁绍正跟淳于琼饮酒,就问计淳于琼。淳于琼晃着大脑袋,着酒气说,群雄并峙,各为帝,如天子,动辄表闻,从之则权轻,违之则抗命,诸多不便。袁绍觉得有理,遂不听许攸、沮授的建议。结果,汉献帝被曹接去了。

 公元200年,袁绍与曹战于官渡。袁绍帐下的谋士许攸倒戈投奔曹,还给曹出了个主意,让他劫袁绍的粮草。袁绍的粮草屯于乌巢。守乌巢的不是别人,正是淳于琼。

 袁绍说,这粮草关系到战争成败,别人守着我不放心,只有淳于琼镇守,我才放心。

 立即有人反对,明公,淳于琼纵酒无度,恐误大事。

 袁绍说,爱酒不是毛病,我也爱酒,我误过事吗?再者,淳于琼和我谊甚厚,必不会误我,你们就不要多说了。

 大伙儿都知道袁绍跟淳于琼的关系,那是喝了多年酒的好朋友。再说什么也是白说,不如不说。

 也有子直的,沮授,一而再,再而三地劝。最后还出了个主意:派蒋奇在其外围巡逻,淳于琼在里面喝醉了也没事,还有蒋奇在外围顶着呢。袁绍没听,说这又何必呢?我这正是用人之际,哪能因为后勤工作牵扯这么多精力呢。沮授苦劝。最后,袁绍把他下了狱。

 许攸也曾劝袁绍换人守乌巢,但袁绍翻了脸,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借题发挥,翻许攸的老账,羞得许攸投了曹

 许攸给曹出的第一个主意,就是夜袭乌巢。那个酒鬼,肯定又喝得酩酊大醉,不堪一击,您就放心去吧。曹亲率兵假扮袁绍兵马偷袭。

 那时,淳于琼果然大醉帐中。有人跑过来大叫,曹来啦。

 淳于琼稀里糊涂地说,他不会来,来了就喝两杯。我们是老朋友了。

 手下军卒连灌几碗醒酒汤,才把淳于琼醒了。

 淳于琼明白怎么回事后,立即起大斧,准备战曹军。不料脚下一绊,跌倒在地,鼻子正好杵到斧尖上,立即被旋下一块来。脸是血的淳于琼顾不得包扎一下,跳上马,冲出大帐,正好碰见曹帐下大将乐进。两个回合,淳于琼的酒劲又上来了,扑通一下,自己掉下马来了。

 乐进很奇怪,我的大刀没碰到他,怎么就掉下来了呢?

 几个军校过去一看,乐了。这位淳于琼将军在地上呼呼大睡。

 大伙把淳于琼绳捆索绑,带到曹跟前。兜头几盆水泼下去,淳于琼打个嚏醒了。

 他眯着眼睛,一看面前站着曹,吓了一跳:孟德,你怎么来了?

 曹哈哈大笑,我来跟你喝两杯啊,你我老朋友多年没见了嘛。

 淳于琼说,要是真喝,你现在喝不过我了,我酒量已经练出来了。再说,你那时喝酒,都玩水,没意思。

 曹说,不跟你谈喝酒的事了,你还是回去跟本初兄去喝吧。

 曹想起当在京城时,大家在一起喝酒的情,动了怜惜之心。他要把淳于琼给放了。

 许攸给拦住了:这人放不得。

 许攸说,如果他第二天醒来,照镜子,看到自己差了半块鼻子,会觉得很羞愧,从而产生报复心理,那可就危险啦。

 曹想了想,说,那随你吧。

 许攸令手下军士,把淳于琼扔进酒缸里了。

 许攸说,你不是爱喝酒吗?让你喝个够。

 许攸还说,如果不是你,我能背个叛主的骂名吗!

 官渡之战,袁绍一败涂地,和长子袁谭仅带八百余人逃到黄河以北。

 一边逃着,袁绍一边骂许攸。这个叛贼,如果不是你,给曹出这么一个劫粮之计,我何至于乌巢被烧,官渡大败,如果我能抓住你,定把你剁了,吃你,下酒。另外,你还害死我多年的老朋友,让我失去了一个酒友。

 他还是很惋惜淳于琼的。

 淳于琼小传淳于琼,字仲简,豫州颍川人。

 汉灵帝中平五年(公元188年),朝廷初置西园八校尉,淳于琼出任右校尉,与袁绍、曹同列。

 初平元年(公元190年),随袁绍回渤海,起兵讨伐董卓。

 献帝兴平二年(公元195年),献帝东归抵达河东,沮授建议天子,定都邺,挟天子以讨不从。但淳于琼等以为群雄并峙,各为帝,如天子,动辄表闻,从之则权轻,违之则抗命,诸多不便,袁绍听之而不行,此失计也。

 建安四年(公元199年),监军沮授谏阻与曹决战,违背袁绍的意旨,郭图等因是谮授权威太盛,引起袁绍怀疑,遂分其所统为三都督,使淳于琼与郭图、沮授各典一军。

 建安五年(公元200年),淳于琼与颜良、郭图攻白马,遭曹轻兵掩袭,仓猝逆战,主将颜良被斩,淳于琼军败走。两军对峙于官渡。10月,袁绍使淳于琼率兵万余,押运粮车,宿营北四十里之乌巢。沮授建议派出蒋奇在其外围,以为巡逻,袁绍没有听从,结果遭叛贼许攸密,曹亲率兵假扮袁绍兵马偷袭,袁绍派出援军,曹军拼死一战。袁军大败,粮谷被烧,淳于琼被俘,部将眭元进、韩莒子、吕威璜、赵睿战死。曹因其是旧僚,本有意赦之,后许攸进言而杀之。袁绍认为此时曹大营空虚,于是派张郃、高览攻击曹大营。曹设下重兵,二人不能攻克,反而遭到郭图诬陷,于是投向曹。袁绍一败涂地,和长子袁谭仅带八百余人逃到黄河以北,官渡之战遂告终。
上章 大三国的小人物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