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三国的小人物 下章
第17章 董卓:我喜欢血
 董卓,字仲颖,陇西郡临洮人。

 董卓小时候,家里很穷,常常一连几天都冷锅冷灶。没办法,只好帮财主王大发家放牛,混口饭吃。每天,董卓都将十头牛赶到草坡上吃草,自己则躺在高处晒太阳。董卓眯着眼睛,看着十几头耕牛悠然自得的样儿,心里就胡思想起来:如果每一头牛就是一万名军士,一共十头牛,就是十万军士,我董卓将来就要统领十万军士。董卓接着想,如果每一头牛就是十个女人,十头牛就是一百个女人,我董卓将来就要拥有一百个女人。董卓这样想着,热血沸腾,情绪高涨,这牛放得不仅不寂寞,反而很充实。

 这一天,又放牛。忽然来了几个羌人,都骑着马,提着刀。

 这伙人策马过来,将董卓团团围住,口里打着唿哨。董卓心里很害怕,可表面上却毫无惧。对峙了好一会儿,那个羌族首领,忽然跳下马,过来拍拍董卓的肩膀,挑起大拇指,夸董卓体格健壮,胆魄过人,有将军之风。董卓也缓和了脸色,跟他们攀谈起来。谈了很久,羌人们起身,上马要走。董卓却拦住他们,说,天也不早了,今天我请客吧!羌人们都下了马,问,你怎么请客?董卓说,我杀一头牛,请大家吃烤牛。羌人们都哈哈大笑,说,好,好,正好我们带着酒呢。那天下午,董卓与羌人们打成一片,喝着酒,吃着烤牛,十分痛快。天色将晚,吃喝足的羌人起身告辞。那个首领将一把刀赠给董卓,说,留个纪念吧,以后带着这把刀找我。等羌人们都骑着马不见了,董卓才晃晃悠悠地赶着牛往村里走。到了村口,董卓才醒悟过来,没了一头牛,回去跟王大发怎么待呀。王大发知道了真相,非得打死我不可。

 想来想去。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跑吧。董卓就扔下剩余的九头牛,带着刀,逃离了家乡,四处游历。这一天,他来到羌人居住区,没想到,又遇到那个羌族首领。

 那个首领很高兴,待董卓为上宾,亲昵地称之为“阿弟”

 白天,他带董卓去打猎,教董卓骑马箭。董卓骑在马上左右开弓的本领就是在那时候练出来的。他们还教董卓与野兽赤手空拳地搏斗。

 后来,董卓进京把持了朝政,作京师。有一个叫伍孚的大臣气愤不过,怀惴佩刀在殿前谋刺董卓。董卓发觉了,他一脚踢飞了单刀,一把抓住了伍孚的胳膊,破口大骂,你小子想造反不成!伍孚说,你不是君,我不是臣,哪来的造反之说。董卓大怒,单臂一晃,将伍孚摔下了台阶。看着被摔得半死的伍孚,董卓冷笑道,当年老夫曾摔死过一匹狼,就你这小身板,还来行刺,到荒山中住两年再来吧。这是后话,不表。

 单说董卓在羌营中。晚上,羌人们和董卓聚在一起,狂吃狂喝,放不羁。羌人都很野,喝着喝着酒,就牵来一头牲口。

 有人醉里歪斜地起身,手持一把剔骨尖刀,上前,左手一把揪住牲口的角或耳朵,右手的尖刀已经捅入牲口的脖子,鲜血像泉水一样涌而出。立即有人抱着个大坛子过来,接,挨个往桌上的酒碗里倒。那血腥气弥漫了整个帐篷,直呛人的鼻子。董卓一开始很反胃,后来习惯了,不闻这股血腥气反倒喝不下酒、吃不下了。

 夜里,首领们还找一些本族的女人来陪侍董卓。这些女人都很有味道,把董卓的夜生活点缀得丰富多彩。

 过了数月,董卓想家了,他离开了羌人居住区。临别前,董卓拱手说,诸位恩德,我后定当报答!

 羌人们也说,后,咱们会再相见的。

 多年以后,董卓发迹了,做了西凉刺史。当时,黄巾起义爆发。董卓率军镇,连吃败仗。边章和韩遂又在凉州作,董卓更是应接不暇。朝廷急忙派将军张温前来督战。张温命董卓跟敌军作战,仍然连吃败仗。张温就命董卓到帅府问话。董卓来了。

 不过,没准时来,而是迟到了一个时辰。迟到了还不认错,态度非常傲慢,还出言不逊。张温没怎么生气,旁边的参军看在眼里,气在心头。

 参军是谁呀?孙坚。孙坚对张温说,将军,董卓这人留不得,后必成大患,不如现在除掉他。张温摇了摇头,不可,西凉战事,还要靠他呢。我们人生地不的,更难取胜呀。孙坚说,将军此言差矣,我们带领王师来镇叛军,威振天下,怎么能依赖一个董卓呢,况且,古时名将,以威治军,都曾临阵斩将,来显示军威。董卓乃败军之将,我们杀了他,威肃三军,如果放了他,反而使军威受损,法令不明呀,将军当断不断,他必为其累。

 张温不听,还是放了董卓。

 董卓虽然老打败仗,可他运气很好,多年后,竟然受何进之召,带兵入京,做了太师,把持了朝政。

 这年二月,那个跟董卓有旧的羌族首领,听说董卓混得不错,就带着一些随从,到京城来找董卓。董卓很高兴,热情款待了他们。

 白天,带着他们到城外去游玩打猎。这一天,行到城地方,正遇到上千名村民集会。董卓命军士将会场围住。男人全部击杀,人头悬挂在车辕上,女人和财物全部押解回京。一路之上,军士高呼,讨伐反贼,大胜而归。

 晚上,董卓带羌人们和文武百官在皇宫中畅饮。饮至半酣,董卓令吕布拎起一名官员,当众斩杀,取其血入酒瓮中,大家共饮。众人皆失,唯董卓谈吐自若,面不改

 宴罢,百官散去。董卓带着羌人就夜宿在宫中,并命宫女们陪侍。

 数后,羌人们告辞。董卓执意要将他们送到城外。

 在大街上,遇到一个人,正是曾经做过董卓领导的张温。现在张温在朝中位列三公,任司空。

 董卓在马上用鞭一指张温,这家伙私通外寇,与袁术兄弟里应外合,加害于我,你们说该当如何处置?

 手下人说,当处死!

 董卓说,左右,与我将其拿下狠狠地打。

 立即过去两个军校,把张温拿下,没头没脸,一顿杖,只见血横飞。可怜张温,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死于非命。

 如果当年他听了孙坚之言,也不至有今之祸。

 董卓转身对羌人们说,你们看,董某人现在混得怎么样?朝廷大员,在董某人眼里不过是个草芥,董某想杀便杀。当年与你们在草坡上吃烤牛时,哪里会想到有今气派!

 羌人们齐声说,太师真乃当世英雄,自古到今,无人能及也。

 哈哈哈,董卓大笑,痛快,痛快!

 这时,令羌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董卓身后的铁甲军手执利刃近过来,很快将他们围在当中。

 羌人惊呼,董公,这是何意呀?

 董卓仍然大笑,说,并无他意,我喜欢血,好刺

 刀光闪现,鲜血迸

 董卓生平早年为汉将,在西方平定少数民族叛,后来又参加讨伐黄巾起义的战争,数次兵败,却依然被升为前将军,掌管重兵。

 董卓拥兵自重,驻兵于河东,不肯接受朝廷的征召而放弃兵权,正逢京都大,何进被杀,董卓趁机进京,控制了中央政权。之后董卓废汉少帝,立汉献帝,关东诸侯联盟讨伐董卓,董卓放弃洛,移都长安。董卓生,当权后横征暴敛,起了民愤,最后被王允和吕布谋杀。董卓猛而有谋断,从驻守边的地方官吏升迁为羽林郎,累迁西域戊己校尉、并州刺史、河东太守。中平元年(公元184年),黄巾起义爆发后,奉命镇响应起义的北地先零羌、湟中义从胡和金城人边章、韩遂,屡屡败北。灵帝病危时,他驻屯河东,拥兵自重,坐待事变。灵帝死后,大将军何进和司隶校尉袁绍合谋诛诸宦官,不顾朝臣反对,私召董卓入京。董卓引兵驰抵京城,势力大盛,废黜少帝,立陈留王为献帝,卓迁太尉领前将军事,进位相国。董卓放纵士兵在洛城中大肆剽虏财物,掠妇女,称之为“搜牢”又刑滥罚,以致人心恐慌,内外官僚朝不保夕;与此同时,他又为人恢复名誉,起用士大夫,企图笼络人心。初平元年(公元190年)冀州牧韩馥与袁绍、孙坚等人兴兵声讨董卓。黄巾余部也陆续起兵关东。董卓挟持献帝至西都长安,并焚烧洛宫庙、官府和居家,强迫居民数百万口随迁,致使洛周围200里内荒芜凋敝,无复人烟。初平三年(公元192年)四月,董卓入朝时为吕布所杀。消息传开后,百姓歌舞于道,置酒互相庆贺。董卓被陈尸街衢,其家族被夷灭。
上章 大三国的小人物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