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三国的小人物 下章
第6章 田丰:脾气比学问还大
 田丰,字元皓,是袁绍最重要的谋士。他是冀州巨鹿田家庄人。

 田丰从小天姿聪颖,机灵过人。按现在话来说:脑袋钟表瓤子、螺丝轴子。庄上人都说,田家的这小子,是个人

 田丰的曾祖父是庄上叫得响的人物。当时有人预言,田家的华都被他占了,下面起码得跌下去三代翻不了身。果然,下面两代都很平庸。田丰的祖父、父亲都老实巴,连句整话都说不全。到了田丰这一辈,才有了转机。田丰七八岁的时候就很有见解,分析问题、处理事情头头是道,井井有条。他家里有什么事,田父一点主意都没有,都得问田丰:儿呀,你看,这事该怎办?田丰拨着小脑袋:我认为,这件事情,应该如此这般。田父连想都不想,就照办了。

 不光田家的事由田丰做主,庄上的许多事情,都得请田丰拿主意。田丰照样安排周详,一点不怯场。

 庄上人说,这叫乾坤倒转,命运轮回呀。

 庄上人教育自己的孩子,都拿田丰做榜样。你看看人家田丰,那脑袋是什么脑袋,将来肯定有大出息。再看看你们的脑袋,木疙瘩,面浆子。你们要向田丰好好学习。田丰到了二十岁,在庄里就待不下去了,只身来到京城闯,朝廷很赏识他,很快就让他做了侍御史。做了几年,田丰觉得没意思。因为当时宦官专权,朝野混乱。田丰就把大印一挂,回乡了。

 当初,田丰进京的时候,庄里人都出来送行,认为田丰此去必能做大官。田丰做了大官后,庄里人奔走相告,都为庄上出这么一个大官而高兴。可是不久,田丰回来了,庄里人都了气。

 敢情不是有学问、有本事的人都能做官的?更重要的是看脾对不对官场的路子。田丰虽然学问大,但脾气比学问更大。遇到不顺眼的事情,不吐不快。这就不太好做官了。容易得罪人啊。庄上人的态度就有所转变,甚至疏远了田丰。只有一个人,是田丰的本家亲戚,叫田喜,还很敬重田丰,觉得田丰不是一般人,肯定能干大事,田喜让他的儿子没事多往田丰那里跑。田喜的儿子,叫田七,十来岁,也懒得下地干活,成天跟在田丰后面,照应着田丰的生活。

 于是,田家庄经常出现这样的场景。每天早晨,田丰和田七爷儿俩,一前一后在庄子外面的树林里读书。黄昏,这爷儿俩在小树林里悠闲地散步。清风徐来,鸟鸣叽叽。那场景,十分悠然自得。

 田喜对田七说,这叫近墨者黑,近朱者赤。跟田丰这样的人在一块待着,准长学问。再说,田丰这样的人,终非池中之物,后定举大事。

 果然,有一天,庄外来了一队人马,为首的气宇轩昂,像个大人物,拉了几大车礼物来请田丰。庄上人围在院子里看。看那个大人物恭恭敬敬地对田丰施礼。田丰呢?微合二目,手捋短髯,沉稳。那意思,好像是大人物想请田丰出去做大官,田丰推辞不答应。庄上人都笑,这个田痴子,书念多了,不知好歹了,那么大的人物来请他,还拿架子。笑完之后,又觉酸得慌。

 你看人家田丰多能耐呀,能受到这么高的待遇!

 田丰终究跟那个大人物走了。大人物亲自为他挑起车帘。田丰大模大样地上了车。大队人马出了庄。

 车队出去老远,后面还跟着一个人。谁呀?田七。一开始,田七不太愿意跟田丰在一起,可是跟田丰一段时间后,适应了田丰的脾,觉得田丰这人不错。现在田丰跟着大人物走了,田七有点舍不得,一路相送而来。

 田丰看到了,下了车把田七带到车上。他对大人物说,这是我本家侄子,跟我多年,有感情啦。大人物点点头。

 这大人物可不是别人,乃是渤海太守袁绍。刚在朝廷跟权臣董卓打了一架,回了渤海,网罗人才,想讨伐董卓。听人说田丰是个人才,特地来请。田丰感动于袁绍重振朝纲的志向,就答应出山了。

 田丰一出场,略施小计,帮助袁绍大破公孙瓒。很快,袁绍用田丰之谋,平定了河北,拥有冀、青、幽、并四州,成为当时实力最强大的诸侯。

 如果,按着田丰的意见走下去,袁绍很快就会问鼎中原,统一中国。可是,接下来,却不顺当了。袁绍势力大了,骄傲了,刚愎自用了。他的眼里已经放不下那些谋士,包括田丰。他觉得做成一件事,最重要的是自己有着卓越的领导才能,几个谋臣,几个武夫,是扭转不了乾坤的。

 甚至,他把田丰先生关起来了。

 因为田丰老是顶撞他。袁绍想,作为领导,我可以摆出个虚怀若谷的姿态,可你作为臣子的,不能太不懂规矩。

 那次,袁绍听了刘备的话,要进兵官渡。田丰劝阻:主公,不可呀,不可!

 袁绍说,怎么不可?

 田丰说,曹公善于用兵,变化无方,我们千万不可轻敌。我看不如打持久战,等待时机,挑精锐人马,分为奇兵,偷袭他,扰他,让他们疲于奔命,把他们拖垮。如果把赌注押在一场战役上,一旦出现失误,后果不堪设想,后悔不及啊。

 袁绍很烦:当初你劝我袭击许都,我没同意。现在,我缓过神来了,你却又劝阻我,什么意思嘛。一旁歇着吧。

 要说田丰如果真的一旁歇着去,也就没事。可这不是田丰的风格啊。这人很刚直,能坚持自己的主张。当下,田丰叫道,明公万万不可进军啊,进军必败。那阵田先生腿脚不太好,拄着个拐杖。他拿拐杖击打着地面“嘭嘭嘭”三响!

 袁绍火了:人马未动,你就出此不吉之言,可恼,来人,把他关起来。

 左右过来,把田先生摁住了。

 田先生扛着脑袋,叫,你杀了我,我也反对你出兵。

 袁绍说,我不杀你,待我灭了曹贼,再来看你如何回答我。

 就这么着,田先生下了狱。

 按说,监狱里的生活应该很苦的。可田先生一点苦都没受。

 狱卒是田七。

 田七原来跟着田丰,从小书童成为田丰的管家,帮着田先生打理家务。田丰一开始很喜欢他。可是,田七跟着田丰时间长了,脾气跟田丰有点相似,老是给田丰提意见。比如,田先生,您的这件衣服应该换洗了。您的胡子应该理理了。您应该吃早饭,不吃早饭容易得胆结石。您不能老熬夜,熬夜是完美皮肤的大敌。

 生活方面的说说也就罢了。工作上的事,田七也管。田七说,您不能老是直谏主公了,直谏他会烦的,他爱听您就说点,不爱听您就不说。说到底,事情是他们袁家的,跟您有什么关系呢?您不用把心那么大。您的心越大,对您越没好处。不好会引来祸事。

 久而久之,田丰烦,把田七逐出府。田七没走远,就在冀州重新找了份工作,到监狱里当差。

 田七对田丰说,先生,我早就料到您会到这来,所以,我早一步在这等着。

 把一向不苟言笑的田丰逗笑了。笑完之后,一声长叹,我读了这么多年书,还不如田七呢!

 田七说,您需要吃什么喝什么,尽管说,我肯定帮您办到。

 田丰说,吃喝什么的倒不必了,你就给我准备笔墨纸砚,我想给主公写封信。

 田七说,事到如今,您还心啊。

 田丰说,没办法,谁让我当初接受了他的邀请出山了呢。如果当初还在田家庄,就可以什么也不问了啰。

 田七只得给田丰送来笔墨纸砚。田丰写好信,让田七送出去。

 写了一封又一封,一开始还是劝谏袁绍不宜出兵。后来,就给袁绍出谋划策,告诉他怎么打。田丰说,如果袁绍按照我说的办,还可以有胜利的希望。

 有一天,田七高高兴兴地过来了。带着酒菜,一进门就说,先生,您出头之不远了。

 田丰说,主公胜利而归了。

 田七说,哪呀,主公在官渡被曹杀得大败,就要回冀州了。

 田丰一听,愣住了,半晌才回过神来,长叹一声,我命休矣。

 田七奇怪地问,主公败了,说明您当初劝他不出兵的主张是对的,他会醒悟过来,把您请出去继续当官啊,您怎么会说没命呢?

 田丰说,如果他胜利了,他还能放过我,他败了,必然羞见我,必杀死我。

 田七还是不相信。

 第二天,袁绍的使者就来了,扔给田丰一把宝剑,赐死!

 田七放声大哭。

 田丰说,事到如今,就不要哭了,哭有何用?

 田七说,都怪我呀,您让我转给主公的书信,我一封都没送过,都负气点火烧了。

 田丰说,不怪你,送过去,他也不会采纳的。这是天命。

 又转身说,当年,我们耕读在田家庄,早读晚练,何等自得呵。这样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说着,田丰把宝剑横在脖子上…

 田七大哭一场,把田丰的尸身运回田家庄,安葬在那片小树林里。

 田丰个人年表【汉灵年间】公元168—189年初辟太尉府,举茂才,迁侍御史,因不宦官专权,弃官归家,以正直不得志于韩馥。

 【初平二年】公元191年袁绍协迫韩馥,遂领冀州牧,卑辞厚币招揽田丰,田丰以王室多难,志存匡救,乃应命以为别驾。

 【初平三年】公元192年田丰随袁绍出拒公孙瓒,合战于界桥,陷重围,破公孙瓒。

 后袁绍复用田丰计谋,平定河北。

 【建安三年】公元198年袁绍患诏书常有不得己意,移天子自近,被曹所拒,田丰劝其早做图谋,因曹南征张绣而偷袭许都,奉天子,袁绍不能从。

 【建安四年】公元199年袁绍消灭公孙瓒,挑选卒十万,骑万匹,准备进攻许都,田丰与沮授建议利用优势军力和地理形势,对曹进行持久战“进屯黎,渐营河南”稳打稳扎,同时“分遣骑,抄其边鄙,令彼不得安,我取其逸”的万安之策,袁绍不能用。

 【建安五年】公元200年袁绍进兵官渡,两军对峙,曹身东击刘备,田丰劝袁绍趁机偷袭曹军后方,袁绍以儿子生病为由而拒绝,丧失良机。

 曹还军官渡,袁绍乃议攻许,田丰再度建议拒险固守,以奇兵趁虚迭出、扰河南的疲敌策略,乃至强谏,袁绍以其沮众,械系牢狱。袁绍官渡战败,士卒土崩瓦解,因羞见田丰,听从逢纪的谗言,将其杀害。
上章 大三国的小人物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