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董新娘 下章
第36章 淡极始知花更艳(1)
 几经周折,大家终于来到武夷山景区附近。这里的风景优美极了,得天独厚。

 由九曲溪蹬竹筏子顺水而去,九曲十八弯,尽览水光山。冬日里的溪边风尤其的刺骨,但也抵挡不住大家浓烈的快乐情绪。水里飘着几缕树穗子,舒展开了烟碧叶子,随波而动,曼妙其中。烟雨沾衣,粘住了大家多情的视线。

 清随意扎着的浓绿色发巾被风吹走,头青丝在烟雨中舒展,素颜素眉在那一刻,被烟雨晕开了极淡的烟碧远黛,一肌一容,像极了浅浅的烟青色水仙,在澄碧清澈的九曲溪萦绕中,在山岩迂回的九曲十八弯里,鹅黄的水仙花苞朝着那一线天上的月清辉幽幽开放。泼墨淡极,始知,烟墨晕开了那一抹昙花,由浓掠浅,花心初绽,在墨山水画里,悄悄晕开丽姿容。“淡极始知花更,十分红处便成灰。”盘长生掂着那一缕青丝,不由感叹。

 “情深不寿,极处,红也变作了灰,所以我情愿,你待我别用至了十分,”清指了指他的心,转眸光,自嘲道:“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她轻叹一口气“莫道不销魂。”

 “我懂,”盘长生也指了指自己的心“我待你,一如你待我,我都懂。”清的脸,被月晕开了极浅的笑容,琥珀的双眸看着竹筏向深山。淡极似知花更,十分红处便成灰,于感情亦是。她是怕他用尽了十分的心,太深的情爱终究无以为继,她不愿失去他。

 武夷山景区已越离越远,大家改乘了小船,沿着河开进他们的目的地,小树村。福建盛产名茶,而小树村更因产名茶而得名。但因地势险要,不与外通,陆路不通,只靠了一江水,方得进入村内,所以很少有外人进出。

 河顺着深山老道迂回,原来宽阔如海的河面越来越窄。下了船,极目远眺,风景比之山外更佳。尽管山壁之间藏有悬棺,但如画的景致没受半分的影响。大家在船上过了一夜,如今在薄雾的清晨中,密密的树荫下舒展身体,一口新鲜的空气,凛冽中还有花草和茶树的清香。

 大家在盘长生的带领下往深处走去。

 从白天走到夜晚,饶是大家兴致,终究也累了。盘长生和苟定均兄弟都有野外探险的经历,所以不多会就帮大家支起了帐篷,营也就开始了。大家是样样都觉新鲜,在野外支帐篷,听着虫声入睡也是如小说里、电影里一般的浪漫了。

 因是冬天,地气寒冷,盘长生整理清的睡袋尤其仔细,生怕冷着她。清鬼灵的眼睛一转,拉住他不让他走。他点她鼻子,笑道“怎么,刚才吃方便面不吧?忍一忍,明天进了村,就可以找好吃的了。”只见她眸光转,俏脸一红,故意板起了脸凶巴巴道“我就要你陪我,我害怕。”说着指了指他的睡袋,意思是把他的睡袋也放进她帐篷里来。

 这一来,倒是盘长生红透了脸,急忙道“不,不行,我就在你旁边帐子,有事就叫我。”说着红着脸回他的帐篷里去了。盘长生你真是个IQ200,EQ为0的大怪人,大笨蛋,清在心里恨恨道。

 劳累了一整天,大家很快就进入了梦乡。“嘻——”一声娇笑飘于耳际,清模糊的意识一顿,忽地坐了起来。那抹笑意犹在身旁,清打了个寒颤。“嘻——”又是一声笑,但那笑声早已变得凄厉,清小心翼翼地、颤抖着拉开了帐篷的拉链,她与盘长生的帐篷离其他人要远些,四周一片安静,大家都睡了吗?只有她自己听得见笑声?寒意透彻心骨,止不住的一阵一阵寒。

 一抹白影闪过,清忍住了害怕跟了过去。茫然地随着那抹白影走着,风幽幽地飘过耳边,一声尖笑,突兀地、狠狠地刺进了耳膜心扉“嘻——呜,你知不知道,我死得好惨——”

 “谁,是谁?”清扭转身子,前路惘,后路潦草,黑暗里,再分不清来路去路,只有她一人,仿如孤魂野鬼游于天地之间。

 荒野之中没有人,女鬼怨厉的哭声飘忽断续,清茫然地往前走,不远处就是断崖峭壁,下面是惊涛拍岸。一个单薄瘦弱的身影立于清眼前,长长的头发随风舞,她的身体在搐,她的脚步在往后退,是什么使她如此绝望,绝望得步步退近那高耸的悬崖。

 “你害我死得好惨。”白影一闪,近了绝望的女孩,风吹开了女孩的长发,她瞪着惊恐的双眼,面容开始扭曲,她是林七月!

 “不是我害死你的,别,别过来,不是我,不是我!是,是他——”她的脸色苍白,手拼命地想抓住什么。“你是小薇,啊——”一声尖叫,林七月昏倒在地,只差一步她就要摔下悬崖而死。女鬼放声冷笑,举起了透明的手,清想喊,但声音被什么糊住了,脚也被什么黏住了,僵在了一块大石后面。声音,是脚步的声音,清一怔,有人来救她们了吗?清努力地想向前看,女鬼愤怒地转过了脸,一行血泪了出来,脸上全是翻开的焦黑脓的皮肤,一声大叫,清昏死过去,女鬼一闪融进了黑暗里。只余几声清脆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泪水糊住了眼睛,心为什么觉得那么痛。“醒醒,”一声温实的声音唤醒了她沉睡的灵魂“你终于醒了。”

 “我究竟在哪?”她看着盘长生惘地问道,她躺在了他的怀里,在他的帐篷里。“你做噩梦了。”盘长生怜爱地拭去她额间的冷汗。“我真的只是做梦?但为什么那梦如此的真实。”盘长生把修长的手指覆在她上“嘘,只是个噩梦而已,别怕,我在这。”

 盘长生扭紧了眉头,劳累了许久,放松下心情的他,今天实在是太困了,以致于清梦游他也没醒来,若非她在梦里大声呼救,他可能就睡死过去了。清体内的毒还没解清,真担心她会出事。

 帐外不远处有些吵闹,但都是学生们偶尔的窃窃私语。盘长生也没注意,一心只想着清的病情。

 “七月,你怎么了?你的脸色很难看,要不要叫老师?”徐徐轻声问道。“不,不用!”七月眼里闪过一丝惶恐,语气也变得焦躁。“那好吧,快点休息吧,时间不早了。”

 “现、现在几点?”七月惊恐地问道。“恩?”徐徐着模糊的睡眼,看了看手表“一点了啊。”

 “子时,气最重的时候啊!”七月自言自语。“快别说这么可怕的话了,自己吓自己,睡吧。”徐徐侧了侧头,继续睡了。“你从学校追到这里来了吗?”七月一阵战栗,心里不断念叨“小薇,你还是不肯放过我吗?”

 绿光一闪,是短信,七月犹豫了许久,最后还是战战兢兢地把它打开“你没事吧,怎么晕倒在了悬崖边,明早还是告诉盘老师吧,刚才多危险啊。”原来是苟定远给她的短信。她连忙回复短信“别,我只是迷糊糊中就走到那了,真没什么。别和大家说了,省得破坏了大家的游兴。我只是一时贪玩,夜里跑了出来,后来摔倒了才昏了过去。”

 苟定远快就回复过来“你怎么这么迷糊。幸亏我也是睡得浅,半夜醒了,突发奇想就想四处逛逛,不然你小命就危险啦。回来时我还吵醒了哥哥,被他说了我一顿,你得请我吃饭,好好补偿。”

 “一定一定,”七月打字打得飞快,手机键盘“嗒嗒”作响。徐徐翻了个身继续睡。“不说了,打字吵到徐徐了。我只是昏倒在悬崖边上,不是没掉下去嘛,瞎心。多担心你家徐徐吧。”发完短信也就关机睡觉了。闭上眼,她忘不了刚才发生的一幕:她正迷糊的时候,听见电话响了,她迷糊中接听,听见一把幽幽女声“我很想你,想你想得想你死…”一瞬间,七月就清醒过来,那把声音她太熟悉了,是小薇的声音。帐外闪过了一抹白影,她也就跟着走了出去。

 是小薇,是她回来了。回来是要把她也带走…不敢再想,七月打了个寒颤,缩进了被窝深处,她的事不能被人发现,没有人帮得了她,也不会有人相信她见到了死去的人,回来了…

 “长生,现在几点了?”清安静地躺在盘长生怀里。

 看了看手表,他轻声回答“十二点多了,怎么了,快睡吧。”看着枕在他膝上,仰面而躺的清,在夜里有种说不出的妩媚,她的眼睛是会蛊惑人心的。

 她轻声一笑,磁磁的声音全是妩媚“我不,我睡着了,你就离开我了。”盘长生也没多想,一脸无辜的说道:“你霸占了我的帐篷,我还能走去哪。”

 星眸顾盼,她微醺的眼蒙,柔软的身子靠着他,双手搭在他项间,脸贴着他的脸,暖暖地吹气。一股热自他身上过,本能地想推开她,却被她死死地住,低低的声音,含情道“我怕,别离开我,”盘长生心下一软抱紧了她,她滚热的气息贴面而来,半响,嗫嚅道“你,你不想要我吗?”

 闻言,他亦动了情“要一个男人用身体去做是很简单的事,但是这样你愿意吗?你会快乐吗?身体的快乐总是来得很简单的,但灵魂呢?所以现在我不想,此刻我不愿…你明白吗?”

 “因为翡翠?”她的声音带了哭腔,背转了身,单薄的肩膀在夜里颤动,他亦低叹了声,不知如何自处,尽管两人在一起已有一段时间,但他从没想过这个问题,所以他不知怎样去面对。忽然她用尽全力抱紧了他“就这一次,为什么你不给我这个机会?”

 她紧紧地抓住他的衣服,脯因为情绪激动而上下起伏。他看着她,一种痛在噬咬着他的心,还有种蛊惑撞击着他的理智防线。忽然,地上传来了“嘶嘶”的响声,清猛地扑上去,挡住了蛇的进攻,盘长生一急,顾不上什么就用手去拨,黑暗里,一条黑黑的蛇迅速地离开了帐篷。原来是他俩醒了冬眠的蛇。

 惊吓之中,盘长生连忙打开了小小的手电,豆大的汗珠从她的脸上额间滑落。“你被咬着了吗?”他大急,只怕是毒蛇。昏暗里,只见她痛苦地指了指右边脯,盘长生连忙割开她的睡衣,血口子还冒着血,血是鲜红的,幸亏这蛇没有毒。他拿来酒,火机和小刀子,看了看她,不忍道“可能会有点痛。”

 清别过了头,他麻利地划开了一道小小的口子,放出了血。清痛得小小的身子全缩起来,银牙咬碎,瓣早已咬得裂开,渗出了鲜血。处理好,包上了纱布,她早已软在了地上,没有麻药,真的很痛,她拼命忍住了泪水。

 “你怎么那么傻,你有病在身,何必再为了我置身险境。”他的一颗心再也放不下来,隐隐作痛“伤口很痛吗?”

 “再痛,也不及心痛,”她顿了顿“既然你心里没我,那我就成全了你和她吧,我死了总比你死了的好,难道连这一点点小小的愿望你也不成全吗?”

 她咳嗽起来,盘长生心痛地抱稳了她“我不想你难过,既然喜欢的是她,那你为什么不去把她追回来,我真的只想成全你们。”

 “别说了。”他抱紧了她,强烈地感受到她身体的颤动,她痛得很厉害。“你让我说,真的,”她挣扎着想起来“我不伟大,真的,我为你做这么多事,就只博得你来瞧我一眼?我不是要你感激我,同情我,我只想你知道,为了你死,我也心甘情愿,只要能在你身边。以前看《倚天屠龙记》,不理解小昭,如今终于明白,如果没了你,就算拥有了全世界,即使让我当女皇,我也不愿。”

 “我知道你为我付出了很多。”盘长生哽咽道。

 “但是也得不到你一点点爱,对吗?无论我付出再多,牺牲再多,你也不愿接受我,对吗?”

 你要我怎么说呢,我对你…又怎会没有爱?盘长生一拳捶在了地上,心里翻江倒海的搜索着词汇,他只是知道,此刻他不能,他不愿她将来后悔。“我真傻。明知道你苦苦的爱着她,为了不让她难受你甚至不能去告诉她,你爱她。而我也这样绝望的爱着你,因为我能体会到你的绝望,所以我总想好好地去爱你,那你至少不会太孤单。你爱她比爱我更多,我无话可说,就算我不及她万分之一的好,甚至作她的替身也不配,但我为你所做的事,也不值得你对我付出万分之一的爱吗?盘长生,我真想剖开你的身体,看看你究竟有没有心!”

 “我真的不想,此刻我真的不想受伤你,但我不知道怎样做,怎样弥补。”

 “嘘,”她覆上了他的“不需要弥补,什么也不想好吗?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为什么你对我那么吝啬,你给了她全部的爱,整颗的心,但为什么不肯给我一次机会,一次接受我的机会。我从没求过你什么,我只想要一次机会,一次接受我的机会,让我融进你的世界里,好吗?”她低低的哀求,她何尝不知道,要一个男人用灵魂去做是多么的困难,但他的心给了翡翠了,她只想抓住这万分之一的爱,哪怕是怜悯,是同情…
上章 古董新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