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董新娘 下章
第35章 幕后人(2)
 “没错,当然我还利用了一下小师妹,”他眉毛一挑“我骗小师妹,说我破解了陈晨的解咒内容,让她在楼顶上跳舞,那样就可以解咒了,她很乖,当然也很害怕诅咒成真,所以按着我说的去做了。归水月这个人也是我说出来骗她的,好让她对我的话深信不疑。小师妹一向很单纯,其实我也不想利用她,事实跟我想的一样,被关了许久的严心早已精神涣散,以为归家人来接她了,当场吓死。没错,每个人的失踪都是我造成的,我骗她们出来,带进了公主坟旧路上的那家‘诡门关’里拘起来,在那七天的恐吓里,人的心理防线才会崩溃瓦解,然后我突然地放她们回学校。当然这一切都没让她们发现是我做的,那群笨蛋真以为自己撞了鬼。”

 说完他哈哈大笑起来,忽然笑容一滞,凌厉的眼风扫过,携了七月就要走。“其实你的计划很完美,坏在了你太自信,一般自信的罪犯都会有一种瘾,那就是保留起自己的犯罪证据,留待以后慢慢地回味,慢慢地欣赏。所以你才会被林七月无意间窥见了你的秘密,得你要走这一步。”

 “分析得不错,我真怀疑你老师的身份。虽然我是假失踪,但你竟然能找到我。”钱剑锋的警觉立马提高了好几倍。“我只是一个普通教师,是李成教授破解了线符的密码,知道你可能隐藏的地方,其实这一早就在你的计划之内,是你故意放掉他的,好让我们找到你。作为受害人,我们自然不会怀疑到你头上。但是你太聪明——聪明反被聪明误。”

 “我哪里出了错,让你怀疑到我?”他一脸的不信。

 “感染,”盘长生一笑“你一眼就看出了清感染了C病菌,你一时害怕它会传染,所以说漏了嘴。正因为你对这个墓太熟悉了,所以才会对一切机关了然于心,你根本就没有得到地宫的地图,但却熟悉每一处机关,我们见到你时,你根本就是毫发无损。而我得到了地宫的地图,仍然是差点命丧黄泉,正因为你一早就开始策划,所以才会对一切都那么清楚,这样的你又怎么可能失踪呢。用失踪作为障眼法,逃开了我们的怀疑,再出来行凶。但失踪得这么有水平,怎能让人不怀疑。”

 钱剑锋一下子就如气了的皮球,果真是百密必有一疏,他漏掉了看似微小的致命漏。他一下变得凶狠起来“走开,不然我一刀杀了她。”

 “最后一个问题,我一定放你走,”盘长生焦急地看了看墙上的钟表,已经过去二十分钟了“你杀人的动机是什么?”

 “归家收起了一个大宝藏,我需要那笔钱。但是她(他)们一个个都不安好心,都想得到那笔钱,严心更是可恶,她为了那笔钱竟然想对我下手,因为是我先她一步找到了藏宝路线。他们都该死,和《晚清异闻录》搭上边的,看过研究过这册书的人都要死。”

 “就为了一点钱,你就要杀那么多的人?”

 “你们没受过贫穷的滋味根本什么都不懂,我只是一个孤儿,艰难地活着,连乞讨也做过,没有钱怎么能活下去。也正因为我没钱,所以归溷选择了其他人,你们这群饭桶根本就不明白没有钱,被人看不起,如过街老鼠一般被人驱赶的滋味。”

 “所以为了钱,你跟踪我,像沈老板这么无辜的人,只因为他看过《晚》,你就要他死。清,你爱过的人,明知她不能承受惊吓,因为得不到她,你也要她死?你真的疯了。”

 钱剑锋脸色一变,已然处于疯狂状态。突然“嘭”一声响,窗户碎开了,盘长生一个‘不’字还来不及说,钱剑锋已被刑队安排的狙击手用消声中了脑袋。是的,在人质处境危险的情况下,任何一个警察都会这样做,一毙命,干净利落。一旁的林七月早已吓得昏死过去。

 “你为什么不等谈判专家过来就动手?”盘长生大怒,揪着刑队的衣领质问。“来不及了,谈判专家要再等十多分钟才赶得上来。你手上没有武器,人质了那么多血,再不出手就来不及了。”他冷冷而言。

 “你知不知道,沈笙生死未卜,只有他知道。”

 “对不起,我也不想。”撂下这句话,刑队带队离开。

 诺大的校园那么安静,没有人知道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清走了上来,挽着他的手“别责怪自己,很多事你也不想,也没办法去控制。”

 她呼出了一口白气“事情终于都结束了。”盘长生脸上全是内疚“都怪我,如果我能及时制止他,或许就能知道沈笙在哪了。”

 “沈笙失踪了这么久,或许他早已经…毕竟他也看过《晚清异闻录》的。”清不知道怎么开解他,也不敢把‘沈笙或许早死了’这样的话说出口。

 “清,你老实告诉我,你真的没见过归水月吗?”看着盘长生脸的乞求,她的心一软,她知道他从来就没有信任过她,他害怕被欺骗和背叛,他根本就是一个缺乏爱,没有安全感的人。她坚定地摇了摇,眼神里有种绝决“真的没有。那段舞确实是钱剑锋教我跳的。”

 “那《晚清异闻录》卷一、卷三和卷二的残页你为什么要悄悄的拿走。”盘长生清亮的眼睛瞬间变得凌厉。她一怔,眼圈儿也红了,终于还是嗫嚅道“我不想你卷入这场危险中来,所以才偷偷拿走了你的东西。后来你找到了李教授,我就把书给了李教授,希望他能找出背后的秘密。”

 盘长生眼眶一热,紧紧抱住了她“对不起。”清被他突如其来的拥抱得一怔,泪水悄悄地了下来。她把头深深地埋在了他的膛。“别再流泪了。”他伸出手爱怜地抚摸着她的发丝,真想不明白,这个乖巧的女孩儿怎会有不完的眼泪,她比翡翠还需要人照顾和呵护啊。

 她像小猫一样拼命往他怀里深处钻,连脑袋儿也不出半个“谁说我哭了,我就是要粘着你,谁让你是我夫君。”

 想起两人初见时的对话,两人都忍不住笑了。“那时我就在想,你那顽皮的样子真可恨,把我整得七荤八素的,却偏偏长了那么、那么薄的一张脸,我真想狠狠地掐上一掐,那样才解恨。而且…”

 “而且什么?”清终于伸出了小小的脑袋,脸好奇,看着她红肿的眼睛,微微撅起的红润的小嘴,他的心跳漏了一拍“而且我真的很想看看,能不能掐出水来。”

 “你…你坏”清闹了个大红脸,伸手就要捶他,被他牢牢抓住,他的吻带了侵略的覆盖上来,那一刻她竟然瞪大了眼睛。许久,他终于放开了她,看着她酡红的脸,他揶揄“拜托,哪有像你这样的女孩子,眼睛瞪得那么大。”

 “你…我…我忘记了嘛!”清低下了眼睛。盘长生轻笑,附到她耳边“下次请你闭上眼睛。”她一怔,许久没有反应过来。“你是说…”她终于醒悟过来,马上卖乖地闭上眼睛,过了许久,她偷偷睁开眼,对上了一双似笑非笑的双眸…

 如愿以偿的清,终于可以结束了这场暧昧游戏,光明正大地挽着盘长生的手四处逛,宣示她的主权。但是一想起盘长生那句‘人的心只有那么点大,不能再容下第二个人’时,心里就会有疙瘩。

 无奈她如何找茬,盘长生总是不接她招,四两拨千斤的带过,气得她上蹿下跳,此时他大有报复之感,开心得不行,比掐她水的、薄薄的小脸蛋还要解恨。

 “你就喜欢寻我开心。”她气鼓鼓地别开了脸。“别闹了,我们还要去接七月回学校。明天我们班就得开往福建啦。”

 “七月那边怎么样?”清又瞪起了她的大眼睛。“身体方面没什么大问题,伤口不算深的。至于案子的问题,警察也问了她作了口供。她说她只是无意看见了钱剑锋的照片,还有陈晨她们的病历。那时钱在厕所里,她以为没人就离开了。她根本没想到那些病例和谋杀有什么关系,但是做贼心虚的钱剑锋晚上约她见面,问起她白天是不是看到了什么。七月有些支吾,他就想狠下杀手,七月为了拖延时间,就问起他和归溷的事,他也对此事直言不讳。然后我就撞了上去,直到钱剑锋倒地身亡。”

 “事情解开了你为什么还是愁眉不展呢?”清有些心痛他。

 “我觉得事情好像没那么简单,虽然连带着把四年前的案也破了。但是关于三年前小薇的死呢?还有就是后来钱剑锋为什么又要抛出大量的《晚》的仿书,让那么多同学看到,还杀死了李可居呢?还有太多疑点解释不清楚。我在‘诡门关’里见到的晨雅里又是怎么回事,那时的她明明已经昏了,为什么会出现在‘诡门关’?”

 清听了,想了许多,最后轻轻地道“或许只是我们想得太复杂了。小薇可能真的是自己一时想不开,所以自杀了。我们专门成立的课题组,那么多的人才齐聚尚不能解开《晚》的秘密,所以钱剑锋可能只是想搞学校,借这个幌子把课题组的人做成被诅咒杀死的样子,从而杀死他认为知道《晚》内幕的人,那样就没有人跟他争宝藏了。至于李可居,我听苟定远提起过,有一天他和他哥哥苟定均逛古董市场时,见到李可居匆匆赶往沈家书局,尔后出来时慌慌张张的,没多久就遇害了,我想会不会是她发现了钱剑锋什么事情,所以也被灭了口。对了。”清一下子变得兴奋起来,在自己的房间里翻箱倒柜地找着什么。

 “你找什么啊,怎么把徐徐她们的书柜也动,她们回来了饶不了你我可不管。”

 “找到啦!”她一开心就会激动得手舞足蹈起来,盘长生笑着摇了摇头。“你看,”她把一本书递到他面前“这是钱剑锋送我的书,那时是我生日,这还是日本原版的呢。他说这本书不好找,知道我对各国民俗有兴趣,特意找了送我的。我看不懂,还是他翻译我听的。那时我也没认真听,说了什么也不知道。但是你一提起百烛夜行我就觉得好像听谁说过了。”

 盘长生接过书,是一本原装的文典籍,还经过藏家收藏的,印鉴是‘华文归家’,典籍印了‘和书局’的章子,是和书局印的书。里面有提到百鬼夜行抄的民俗,里面的一则小故事就是:如想打开鬼门关,可在午夜点着白蜡烛说一百个故事,等说完了第一百个故事,吹熄了第一百支白蜡烛,鬼门关就会打开,鬼魂就会出现于人间。想找的已去的亲人、情人、甚至仇人,都可以再回来,了结未了结的事,说出每个人都想知道的事情。故事后面有归姓藏家的读后小感:如果想知道宝物的事情,询问于鬼神,或许能知道答案,这是人请灵最想达到的目的,通过人的各式原罪,例如望(、权)、贪婪,人惑了自己,打开了鬼门关,但等待自己的不是鬼魂告诉世人的藏宝地,而是来自地狱的审判。

 这本书是民国发行的读物,再加有了收藏过的印鉴,也算是有价值的古物了。

 “钱剑锋看得懂文?”

 清点了点头,忽然眼睛一亮“你说会不会是李可居想借鉴这一请灵方法,找出藏宝地,钱剑锋察觉到了她的目标就是那批他自在必得的宝藏,所以…”清做了个杀的手势。

 盘长生思考片刻,点了点头“有这个可能。”

 “好了,那这件案子也就算了结。”她一脸娇嗔“长生答应我,别再管这件案子了,好吗?以前你是为了翡翠坚持要查这件案子,现在水落石出,当是为了我,别再冒险了。”

 盘长生认真地看着她,一时无语。清的眼神一分分地黯淡下去“其实你的心意你真的清楚吗?我不想你给了我这个希望,却亲手将它毁了。如果真的是那样,我情愿不要开始,因为我承受不了…你懂吗?”她轻轻抚着他的脸,他的眉头就像一把解不开的锁,他的眼眸就是一首道不出的诗,或许她真的没有办法读懂属于他的诗篇,解不开翡翠为他关上的那把心锁。

 “我懂。”他握住了她的手。

 七月从医院里回来,人也变得不大灵活。晚上睡觉还会喊出“归溷别杀我,小薇我错了。”这样的话语,尤如惊弓之鸟。但大家以为她是受惊过度,只要多关心她,心里的阴影总会过去的。钱剑锋的事学校方面做好了保密工作,并不公开,这一起案子也总算是了结了。学校重回平静,而盘长生带的这一班子高高兴兴的搭上了南下福建的火车。李成也跟着同学们一起去。盘长生决定了等从福建回来,他就宣布离开学校了,毕竟他的任务也完成了,这一趟冬游也算是好头好尾。

 软卧里都熄了灯,清却像一条难摆的小蛇进了盘长生被窝里。睡得迷糊糊的盘长生大感吃不消,这么多天他都没好好休息啊。“喂,你能不能老实点。”

 见她不答话,盘长生坐了起来,把一件衣服披在她身上“钱剑锋的血里检测出有抵抗C病菌的细胞,若非他曾经接种成功,今你可麻烦了。林岩和我商量过了,你以前住的小村子里有一种雾气,里面检测出符合解药的成分,加了钱剑锋的血清就是解药了,你的病很快就可以恢复。”说完紧紧搂着她,在她手心里比划着彼此的将来。

 “今天学校又来了一拨警察我真怕你有事。”清仍是一脸忧戚。“傻丫头,我堂堂一个男子汉有什么好担心的。其实是警察在学校后山上找到了被钱剑锋丢弃的一对塑胶做的童,童的嘴里安放了录音机,会唱出诡歌谣。童上面有几组指纹,有一组证实了是属于钱剑锋的,而另外三组是卖出童的冥器铺的三个店员的,店员也认出是钱剑锋买走的童。”盘长生顿了顿,接着说“徐徐听到诡歌谣那会是在陪她朋友听中文系的课,刚好安排在接近山头的偏僻的第一教学楼,而且还是顶楼的教室。根据钱剑锋买童的用途来推测,我觉得是钱剑锋把童用绳子绑着垂了下来,晃动时衣服的颜色刺到了徐徐,而且还放出歌声让她随着《晚清异闻录》的内容而去幻想,导致她惊恐不安,走火入魔。今天警察去了一教顶楼调查,墙顶边缘果然有绳子垂直划过的痕迹,我的假设都成立了。尽管钱剑锋是死了,但许多线索都浮出了水面,我们都知道了他的作案手法。”

 怀里的小人蜷缩着早睡着了,盘长生摇了摇头。
上章 古董新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