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董新娘 下章
第12章 冥铺飘歌(2)
 听了这话,家丁也有些害怕慌张,结结巴巴地说“过了鬼门关就不会迷路了,就走到底了吧。”

 “地狱是吗?”小苟不知怎么的,心完全地空了。它们昨晚就是想拉他下地狱!一阵风吹来,长明灯一闪,灭了。最后的一丝光亮中,小苟看见童得意地笑了…

 后来小苟大病了一场后慢慢就好了,并没有童来勾他魂的事发生。

 而他也终于记起了那一对童手上衣袖处的一圈花纹图案是什么意思了,那圈滚纯金边的针线图是道教里的一种镇鬼符。远远看去是几圈线条,实则是束缚冤魂的绳索,将它们反手而缚,那他们就不能出来报仇了。小苟在乡下时,村里曾发生过一宗命案,死者口含铜币,双手被绳子束缚在背后,绳子上也是有这种线条图案。那时老辈人就说,是凶手怕死者的鬼魂找他报仇而特意这样做的,让他的魂被困永世不得超生。后来案子破了,犯人也承认了他捆绑死者的原因,而口含铜币,就是要封住他的嘴,让他到了阎王处也告不了状。让小苟不明白的是,归家人为什么也要这样困住童的魂呢?小苟没有检查童的口,不知道它们有没有含着铜币,只是他总是离归家人远远的,生怕撞上了他们。

 小苟投身的那家大户不知什么原因,慢慢地衰败下去。而归家人的生意却越做越好,慢慢地就有了些传言,因为在幽静的夜里,大家都听见了,听见了娃娃的哭声。那种哭声像会把人的魂掉,让人浑浑噩噩如坠雾中,瘆得心慌。哭声都是从归家传出来的,而归家没有孩子,只有纸扎、用绢和蜡做的童…

 闹鬼的事在公主坟这两个村子里传开了,大家都越来越害怕,最后纷纷离开了住的地方,举家搬到了别处。

 买了童的那户大户人家境况凄凉,两个少爷先后去世,从此失了香火,而老爷也一病不起,家途四壁。大家都说是那家的小姐去不安宁,含了冤屈,所以诅咒了两条村里的所有的人。许多孩童都无故失踪,人烟愈发稀少,整个村成了死村,成了真真正正的坟。而归家也住不下去了,搬进了内城继续做生意。

 一阵风过,寒意涌遍全身,盘长生一个灵从故事里回过神来。他趴在内室里的案桌上睡着了,难道刚才他又做梦了?他好像梦见了一户人家,像《晚》一书里提到的归府,但是梦中的归家人并不如归府富贵。

 那现在呢,到底是清醒的,还是在做着一个一个的梦中梦而自己不自知呢?

 他听到了背后传来一声叹息,连忙回头,室内只有他一人。手被什么硬物磕到了,盘长生回头看向台几面,苏绣小回字纹锦盒静静置在几面上。打开,里面是一册书,小楷的《晚清异闻录·卷三》映入眼瞳。这情景太熟悉了,好像是发生过的事,他好像是梦见过得到了《晚·卷一》的书册的,真的做过这个梦吗?他想不起来了。

 捧起书册,细细翻阅,泛黄的纸张有好些斑驳的虫印,更甚者还缺漏了好几页纸,有好些书页里,都是去了半页的,让人无法看清内容。纸质是典型的清中晚期的纸,初步可以断定此书为真品。而尚完整的书页里提到的内容就跟他刚才做的梦一模一样。

 翻到末页,印有“阅微草堂”印鉴,那是琉璃厂古玩街上从清代传下来的老字号,以修补古字画为主。看到这个印鉴,盘长生就心里有数了,可以去阅微草堂问问关于此书的来历。

 书册锦盒的盒底绣有一个小孩,苏工苏绣擅长于人物山水楼台的描摹工艺,本子不奇怪,怪就怪在这栩栩如生的孩童,举起手遥指远方,而孩童的眼也看向手指的方向。那种过分传神引起了盘长生的注意。孩童的手刚好指向拔步的方向,盘长生顺着“仙人指路”走到地平上,透过内浅廊边上的喜鹊登梅漏窗看向内。漏窗隔开了盘长生的视线,只能看见漏窗后香几上的一盏古灯燃烧着的淡淡烛光。

 再走几步,终于来到内边上,灯盏古朴华贵,那是一位道骨仙风的仙人造像,灯盏是铜器,漆了金箔,典型的明代铜像特点,仙人一只手托着灯盏,一只手指向后。这分明借用了象棋的一种开局“仙人指路”而布下的局。

 “仙人指路”局借了一子当先,意向莫测,变化更是多端,故布疑阵多为试探对方动向的意图,才会得这个名。“仙人指路”局应对的方法很多,最凶险的却是“卒底炮”那因一子而当先的那方是谁,是要自己走上最凶险这一步吗?盘长生就这棋局进行逆向思考“仙人指路”对弈“卒底炮”名为对弈,但对方告诉了他:这盘棋局不是两方势力在对弈,而是有第三方,局谜底没有揭开之前,谁也不知道谁站在了哪一方。

 这场游戏越来越有意思了,盘长生弓起手指轻敲着香几面,是的,很轻。轻得敲击的声音很轻微,但低头一看,香几上凹下了一个小窝窝。紫檀蜻蜓脚香几上的木屑沾上了他的手。明代香几里的蜻蜓脚造型独特,历代为明皇室贵胄所用,因其工艺难度高,尤为稀少珍贵,存世量也是少之又少。但盘长生丝毫不觉可惜,别人既然让他活在梦境里,那他还谈什么其他呢,随着本意而为就行。

 仙人指路的开局,第一步就是走兵三进一,或兵七进一,如是后者就应了“卒底炮”困局,看来对方还只是持观望态度,游戏还未进入高。想起陈晨、严心和晨雅里的出事,分明应着了兵三进一,她们三个在对方的手里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小小兵卒,弃之毫不可惜,那他(她)在这一回合里得到了什么?盘长生绕过背一边思考,一边轻敲着靠背的一块巨大的黑檀木板,并无发现。难道他理解错了仙人指路的意思?

 盘长生弯下,在沿下摸索,终于发现了暗格,将它扳开,里面放了一个小小的锦盒。展开,被折叠成两半的几页书稿竟然是《晚清异闻录》第二卷缺漏了的内容。

 一阵歌声从冥器铺大厅传来,瘆得心慌。盘长生将暗格还原,把书稿放进衣袋里,小心翼翼地转了出去。厅外只有那对蜡人端坐其中,风从半开的木门板里吹了进来,吹得屋的纸元宝,金银衣纸上下翻飞。

 一缕白色从门板后飘过,随着歌声一路飘渺游。盘长生追了出去,他的本意就是要找到晨雅里,问清楚她的事的。

 但还是那个梦境,本该昏不醒的晨雅里此时站在枯井边上对着他笑,而后纵身跳进枯井…

 “这都不是真的,是幻觉!不,我一定是在梦里!”盘长生抱着头,不愿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他跌跌撞撞地在这条旧街上寻找着出路。夜雾是那样深,深得住了人的眼睛。

 街上太安静,是没有人气的那种萧瑟冷清。似乎这里就是通往鬼府地狱的鬼门关,漫天的白雾那样的重,那样的浓,浓稠得破败褪的灰旧小路仿如被糊住了一般。

 夜那么漫长,盘长生站在冷月之下,仿如置身于荒郊野岭之中,身旁景在不断拉长扭曲。

 盘长生的身子不受控制一般,随着脑海里的漩涡一起旋转,又悄无声息地昏倒在地…

 “醒醒——”脸被什么拍打得生痛,盘长生睁开了眼,坐在他身边的是一脸焦急的谷清,是她拍醒了他。

 “这是在哪里?”他用手摸了摸额头,头的冷汗,自己分不清东南西北。

 “你身子骨也太不行了吧,刚爬上来就昏过去了,如不是我及时拉住你,摔下这一百米深的墓底不死才怪!”

 盘长生不接她的话,径直坐起来,他们正躺在学校后山的一个小山之上。井口就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盘长生站起来,俯瞰沐浴在晨曦中的校园,感慨万分。校园后山连绵千里,与皇城中轴线更是遥相呼应,始终平衡,是为龙脉,校园所在之地,座北向南,靠山环水可谓是负,他们脚底下根本就是个难得的风水宝地,只叹自己发现得太晚。

 “我说我们不是考古家,古墓发现得早与晚都与我们无关吧,重要的是救出学生,你叹什么气!”谷清撇撇嘴,伸了个舒服的懒

 “这些我都知道,你难道还没看出来校园里发生的一切怪事都是源自于这个明代古墓吗!玉覆面,鬼嫁娘的源头根本就是这个明墓所带出来的。”

 “我看不至于吧,《晚清异闻录》可是明代的东西?!”谷清揶揄,正是这一点正正点醒了盘长生心中的一团雾。

 他狡黠一笑,把一把青草叶子撒到她头上“你历史是不是白学了?明清只是一个断代,而且清代在明代的历史过渡上更是承传和延伸,而明代对于清代可谓是承上启下,无论是文学艺术还是民俗生活,所以这册书虽是清代的,但我们为什么不设想为和明代的某样事物有关联呢?或许就是和墓主有着千丝万缕说不清的关系呢!”

 谷清把发间的青草拨下来,眉眼盈盈一笑,道:“还好你不是拿雪渣子撒我。”那双剪水秋瞳,那一颦一笑,那回答的一言一语让他着了魔,看着她的眼神变得飘忽起来,抿紧的线轻启,低低呢喃“翡翠——”

 那声呼唤带了无限惆怅,谷清眸中悲伤一闪,不忍打断他的思绪。风带着雪飘了过来,雪花落在他眼中,那抹淡淡的痛楚将他唤醒,他尴尬地扭转头。“这个设想真的很大胆,你有凭据吗?”谷清接着话题说下去,缓解了尴尬。

 “真凭实据没有,但是我得了一些启发。背后的杀手是以一个诅咒进行杀人,以一个棋局开头,步步为营,无论是古书,还是玉覆面、鬼嫁娘的传说,造成这些恐慌的目的就是要杀人,而且这三个道具背后的故事都是有着相似之处的,所以我才有了这个大胆的设想。我想杀手的杀人灵感和手段也是来自于同一个故事源。”

 在野外过了大半夜,两人冷得几乎麻木,若非得了两棵大树挡风,人都会冷挂掉。但此时盘长生顾不得休息,马上要奔赴医院,晨雅里的古怪举动让他疑惑,他走在谷清后面,悄悄地看了看自己的手,紫檀木屑残留在了袖子里,此刻尤为的刺手。再往身上袋子摸去,那几页书稿早已不翼而飞。

 “我从井口上来后,真的昏了大半夜?”盘长生语气冰冷。

 谷清回转头,看见他下巴的胡渣子都冒出来了,泛着青,眉宇间全是疲惫,让她不忍。温柔地笑着说“傻瓜,看把你累的,你刚爬上来就昏过去了。”

 “好,很好!”盘长生头也不回地大步向前走,谷清心一颤,哀伤漫过眼眸,只呆呆地跟着他走。
上章 古董新娘 下章